第四次管理革命——產業互聯網與戰略轉型

曹仰鋒 原創 | 2020-02-26 19:27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焦點關注

產業互聯網是未來十年的巨大機遇。產業互聯網的本質不在互聯網,而在傳統產業;傳統產業的本質不在企業內部,而在行業價值鏈;行業價值鏈的本質不在占有,而在鏈接。產業互聯網重構的,是整個產業的商業模式和管理模式。

 

第四次管理革命:

時代的機遇和挑戰

非常高興借這次機會和各位分享一下我最近的研究成果《第四次管理革命:轉型的戰略》。這幾年,企業經營的環境越來越呈現不確定性的狀態,有些人認為企業正處在巨變的時代,這可以從管理學的發展歷史看出端倪。我們回顧管理學過去百年的發展歷史,從1901年至今,我將其分為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1901-1940年,科學管理。

第二階段,1941-1970年,人本管理。

第三階段,1971-2000年,精益管理。

第四階段,2001-現在,價值共生。

現在我認為是第四次管理革命的初期,在2020之前消費互聯網會唱主角,在2020年以后,我預計產業互聯網將登上管理革命的舞臺,將重塑企業的商業模式和管理模式。正如徐少春先生剛才所講,為什么如今管理模式和商業模式遇到非常大的挑戰?因為消費互聯網和產業互聯網在共同促使企業進行轉型。

在第四次管理革命時代的大背景下,企業都將面臨非常大的挑戰。最新一期《經濟學人》封面專題,提到“獨角獸”公司正奔向懸崖、且未來的道路越來越窄。估值排名前12位的獨角獸公司在2018年累計虧損超過40多億美元,估值最高的Uber上市即破發。這都給我們敲響了警鐘,獨角獸高估值背后的風險到底是什么?因為這些獨角獸企業缺乏盈利能力,甚至有人懷疑會不會回到2000年互聯網泡沫的時候。

另外有一個傳統企業的轉型案例,日立最近發布了轉型戰略,要拋棄制造業,向數字化轉型。我發現日立從2005年到現在,企業收入幾乎沒有增長,甚至出現負增長,且盈利能力不足。日立作為老牌日本制造企業,提出拋棄制造業向數字化轉型,可見這家企業正面臨巨大的挑戰。

那么,中國的企業怎么樣呢?從A股上市公司的利潤變化曲線也可以看到,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正遇到非常大的挑戰、壓力非常大。所以,面對新技術發展帶來的一系列挑戰和問題,在第四次管理革命時代,企業轉型的道路到底應該怎么走?

跨案例研究:

企業轉型的V+模式

從2014年開始,我用跨案例的研究方法,分析了六家世界級企業的轉型戰略:海爾、西門子、蘋果、豐田、亞馬遜、阿里巴巴,四家傳統制造業企業和兩家互聯網公司。我發現,這六家企業都是在發展中轉型,在轉型中發展。通過跨案例的比較,我總結了通用的轉型路徑,我將其概念化為“V+模式”,包括一個中心、三個維度、十二條路徑。

一個中心:以價值為中心。以價值為中心就是為用戶創造價值、為員工創造價值、為伙伴創造價值。張瑞敏也經常講,人的價值最大化是一切管理模式的出發點,第四次管理革命時代企業正要牢牢抓住這個根本。

三個維度:一是戰略生態;二是平臺賦能;三是價值共創。

十二條路徑:其中幾條我重點解釋一下。

一是生態愿景。在使命上,重新定義你是誰。海爾在物聯網時代的使命是構建“誠信生態”,把誠信和生態關聯起來,這就是轉型的心法。我始終認為技術不是挑戰,真正的挑戰是我們的心智模式。企業在生態愿景上要進行重新定位和梳理,因為使命和價值觀最終決定一個企業能走多遠?吹眠h,企業才能走得遠,盡管遠方很模糊,我們也必須盡可能往前看。

二是生態戰略。從六家世界領先生態企業的戰略演變路徑來看,戰略管理可以分為四個階段,戰略1.0到4.0,從 1.0到4.0不是過時與否的關系,而是要隨著企業的發展階段選擇不同的戰略。1.0的核心是專業化,以產品為中心,我在丹麥工作生活近五年,丹麥和德國很像,有非常多的隱形冠軍,這些企業聚焦在某一專業化的細分市場,做到全球領先,例如丹麥的諾和諾德在胰島素行業占到全球50%以上的市場份額。2.0的核心是多元化,代表企業包括GE等。3.0的核心是平臺化,以互聯網公司為代表,但平臺最大的問題是容易形成了壟斷,這些平臺型企業都是在消費互聯網時代成長起來的。4.0戰略的核心,就是生態化,生態型企業最重要的戰略思維是非中心化、共贏、利他。4.0時代,企業的轉型方向就要構建生生不息的平臺生態系統。

平臺生態系統是以資本、數據、知識為連接力,以共享、共治、共益為競爭力,以戰略生態、平臺賦能和價值共創為驅動力,由擁有共同愿景和使命的生態企業、專業企業和顧客相互依存、協同進化的“價值共生體”。

長按保存圖片分享至朋友圈

三是生態模式。生態戰略下,企業的商業模式將演變為“端云網一體化”,這六家生態企業都形成了端云網一體化模式,這種模式包括三個核心要素:智能終端、云端服務、價值網絡。比如,海爾的COSMOPlat就在踐行端云網一體化戰略,將家用電器做成智能終端,通過互聯網構建一個云平臺,實現數字化,最終實現智能化。而企業生態模式轉型的三步曲,就是數字化、智能化、生態化。

四是基石平臺。平臺這個概念已經被泛用和濫用了,但真正搭建平臺需要巨大的投資。基石平臺是生態系統的黑土地,只有土壤足夠肥沃,才能長出好的莊稼;只有建立了基石平臺,才能為生態圈的企業賦能。這六家生態型企業,都搭建了相應的基石平臺:海爾的COSMOPlat平臺,西門子的MindSphere平臺,阿里的阿里云平臺,亞馬遜的AWS云平臺,蘋果的iOS操作系統,豐田的MSPF移動智能出行云平臺。海爾基于產業互聯網和ABCDE的技術(人工智能、區塊鏈、云計算、大數據、邊緣計算)搭建的COSMOPlat平臺,將創新研發、供應鏈、智能制造和物流連在一起,可以直達用戶進行個性化定制。西門子構建的MindSphere平臺,包括SaaS、PaaS和IaaS層,可以幫助企業進行數字化轉型。未來的組織架構,一定是“強后臺、大中臺、小后臺”。

長按保存圖片分享至朋友圈

產業互聯網實驗室成立,

助力重構產業價值鏈

另外, 非常高興“產業互聯網實驗室”今天正式揭牌。產業互聯網實驗室的成立,就是希望構建產業互聯網研究智庫平臺,和產業專家、企業伙伴一起,積極推動產業與互聯網的融合,推動產業數字化、數字產業化。產業互聯網實驗室的使命是成為中國具有影響力的產業互聯網研究智庫,聚合生態資源為企業在第四次管理革命時代的轉型升級提供智力支持,幫助企業設計數字化轉型解決方案。

第四次管理革命,將迎來全新的數字新世界,祝愿在座的企業界朋友在產業互聯網時代砥礪前行,共同推動企業向數字化轉型。謝謝大家!

個人簡介
香港創業創新研究院聯合創始人、院長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管理實踐教授 ,哥本哈根商學院博士,中國人民大學博士,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工商管理博士后,美國斯坦福大學訪問學者。研究興趣為商業模式創新、領導力與組織變革…
每日關注 更多
曹仰鋒 的日志歸檔
贊助商廣告
搞鱼塘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