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走出去”要向病毒“學習”

王延吉 原創 | 2020-03-02 17:59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通過這次新冠肺炎的疫情,相信國人跟我一樣,都對病毒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事物多了一些了解。說它熟悉,是因為從小到大,我們或多或少都跟病毒打過交道,比如得流感;說它陌生,是因為過去我們只是把它看作一種致病因素,對于它的結構特征、傳播途徑以及繁殖機理卻是一無所知。不能不說,是疫情的迅速擴散,讓我們對病毒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這才發現,正是這樣一種結構簡單到不能再見到的奇特生物,竟然有著近乎智能的生存方式。對病毒的了解也啟發了我作為一個文化研究者的思考,我認為我們的“文化走出去”要向病毒“學習”!

  首先,要“學習”病毒的結構特征,反思“文化走出去”中的文化內核缺失問題。病毒是一種非細胞生命形態,它由一個核酸長鏈和蛋白質外殼構成,而這個核酸長鏈就是它的遺傳物質,也就是說如果病毒只有蛋白質外殼,而沒有核酸內核,那么即便它成功地進入細胞,也沒有辦法進行繁殖。我們的“文化走出去”也是一樣,外國人對很多中華文化的形式有著濃厚的興趣,比如中文、京劇、功夫、中餐等等,但是如果我們只是停留在這些形式上,而不開發出能夠寄托在這些形式中的文化內核,那么我們的“文化走出去”一定是空洞的、缺乏生命力的。我們要學習“病毒”,大力開發可以有價值的、具象化的文化內核,將鮮活多樣的文化元素注入成熟的文化傳播形式中去,形成真正具有生命力的文化產品。

  其次,要“學習”病毒的傳播途徑,反思“文化走出去”中的思維轉換不足問題。病毒進入細胞的條件是有合適的受體,并且偽裝成細胞所需的大分子進入細胞膜。也就是說,病毒清楚地知道細胞需要什么,并且能夠按照細胞攝入物質的套路,找準進入細胞的結合點,這對我們對外文化傳播是非常有啟發的。過去我們一般認為,對外文化傳播就是將文化內容用他國的語言呈現出來,實際上這是很粗放的方式,因為文化傳播不僅僅是語言形式上的,更需要將思維轉換到同一“頻道”上。這就需要我們換位思考,了解傳播對象的文化特征和思維特點,以對方最容易接受的方式、最熟悉的套路,重新制作并呈現我們的文化。

  第三,要“學習”病毒的繁殖機理,反思“文化走出去”中的站位較低的問題。病毒雖然是致病的罪魁禍首,但之所以致病,并不是其“本意”所在,而恰恰是其不完善的表現,真正的“好”病毒是為了跟宿主一起和平共處,甚至有一種“病毒進化論”,認為病毒才是生物進化背后的“看不見的手”。這同樣是適合于衡量一個文化傳播是否成功的評價標準。習總書記高屋建瓴地指出,必須站在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高度考慮未來的世界關系,如果文化傳播不是出于促進人類的共同發展的目的,那么就會像“壞”病毒那樣,要么殺死宿主,要么被宿主殺死。所以,我們要提高站位,加強文化挖掘的深度,把對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發展最有價值的文化提煉出來,并讓全人類接收并獲益。

個人簡介
以儒家視角思考互聯網時代的教育與哲學問題 從知識觀入手應對人類面臨的共同挑戰
每日關注 更多
王延吉 的日志歸檔
贊助商廣告
搞鱼塘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