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解決了效率,但加劇了中國乃至全球的不公平

張燕生 原創 | 2020-05-26 20:13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全球化 

  目前的穩定僅為第一階段,未來有可能發生不確定的沖擊

  美聯儲目前基本已經把能用的工具都拿出來了,F在,美聯儲和美國總統在下一步如何走即是否要動負利率的問題上存在分歧。美聯儲主席認為目前已經達到了0利率,還不到動負利率的時候。這個分歧主要在于他們各自對未來經濟發展前景的看法,即考慮現在的世界經濟是否是最差的情況?我認為絕對不是,下一步的世界經濟一定會比現在更差。

  原因很簡單,第一,疫情趨于穩定的地方是否會發生反彈情況?無論是中國,還是美國或者歐洲,如果出現了反彈情況,還是否要實行隔離措施?

  第二,全球經濟衰退已經是定局,未來全球衰退是否會發生債務危機?如果發生債務危機,那么疫情的反彈和債務危機疊加,是否會將世界經濟再一次推向衰退?

  第三,大國是否會發生新的貿易摩擦?如果大國發生新的貿易摩擦,那么疫情控制住的地區是否會再次發生疫情的反彈和蔓延?再加上一些國家有可能會發生債務危機以及新的經濟沖突等情況,那么僅僅是一次貿易摩擦就可以把2019年從3.9打到2.9。

  當這一系列的事情發生以后,美聯儲還能做什么,是否就要搞負利率?美國是否需要更大規模的經濟刺激?這時,美聯儲再加大量化寬松的力度,推行負利率政策,通過不斷印制美鈔進一步加大政策刺激的力度,那么未來的世界會變成什么樣子?我們誰都不知道。所以,我認為現在一定不是最壞的情況。如果這些不確定性的事件一波接一波發生,美聯儲還能做什么?不但是考慮推行負利率,而且還要考慮是否要加大政策刺激?負利率和政策刺激疊加起來,可能會導致流動性泛濫,產生包括失業、社會不穩定等問題,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未來變得更加不確定。因此,現在美國的股票市場和全球金融市場從動蕩轉向相對穩定,但這僅僅是第一階段,未來還是有可能發生不確定的沖擊。

  美國醫學的權威和美國疾病控制中心的主席都曾很肯定地說,疫情第二次反彈和反復肯定會發生。當然特朗普不承認,他認為他們說的太悲觀了。目前美聯儲已經實行了相當力度的政策,現在看起來好像起了一定成效。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對于現在是否實行負利率的政策的問題,美聯儲可能還是會比較審慎一點。

  國家間的貿易壁壘加深外資撤離中國的考慮

  在疫情的背景下,全球制造業回流的行動再次搬上日程。但是,中國在聯合國產業目錄中的產業門類是最齊全的,中國擁有全部產業的大中小類的門類,而且多個產品都是世界第一,制造業率在這些大國中也比較高。

  因此,中國是全球化的積極參與者,在中國投資的制造業中,有中國的企業,也有美國、歐洲、日本等多個國家的企業,也就是我們稱作的國際工序分工。所謂國際工序分工就是一個產品不同的工序、不同的環節,都在中國或者世界不同的地方組裝、完工。也就是說,中國的產業體系、產業鏈和供應鏈是在全球化條件下形成的,是在IT革命條件下和改革開放的條件下形成的。因此,中國產業鏈的上下游、產供銷、內外貿、大中小都是一體化的。在通訊和運輸革命以及中國改革開放的條件下,供應鏈可以做到及時供貨,不用庫存,這樣的供應鏈就不會有大的風險。否則,怎么能夠做到沒有庫存?怎么能夠說有的零部件有可能來自于拉美,也有可能來自于東亞,也有可能來自于非洲?這樣的國際分工就形成了地球村,繼而形成相互依存的產業鏈,而且效率高到可以做到零庫存的程度,因為這相當于生產線所需要的零部件,相應的供貨商都會準備好。零庫存的程度,企業成本是最低的。

  所以,目前的變化有三個,第一,逆全球化。例如,中美之間5000多億中國輸向美國的產品,4000多億美元都加征了25%和7.5%的關稅。這時,產業鏈和供應鏈就很麻煩,因為從中國生產賣到美國就有25%的關稅。

  第二,前一輪叫IT革命,現在叫AI革命。AI革命和IT革命不一樣的地方在于,IT革命是一個產品在全世界不同的地方生產。AI革命則是要滿足碎片化、分散化、本地化的需求,它的產業鏈、供應鏈很短,但是彈性很強,調整起來很快,而且非常分散和本地化。

  第三,新冠疫情打擊。哪個國家參加全球化的程度越深,物流和供應鏈的效率越高,在全球中間技術復雜性分工做得越好,新冠疫情對誰的打擊就越大。所以,過去40年人們認為合理正常產業布局的規律、邏輯都改變了。比如關稅,美國25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產品,中間有60%屬于外資。外資在中國要把產品賣到美國去,就要面臨25%的關稅墻,如此一來,這些外資就必須要考慮是不是要繼續留在中國。

  武漢有可能成為未來產業鏈布局變化的戰略支點之一

  這次的新冠疫情以后,各國漸漸意識到安全比效率重要,公共利益比經濟利益重要,本地化比全球化重要。在這種情況下,過去40年到中國投資的企業,現在就必須從安全的角度考慮還愿不愿意留在中國,尤其是在中國國內動不動就面臨科技戰、關稅戰和規則戰,那么到哪里比較安全?離開中國肯定就安全了。

  所以從這個角度講,我們可以看到新冠疫情對全球的產業格局以及中國產業的配置會發生巨大的變化。這個變化會是什么樣的變化?我個人認為,這次新冠疫情的重災區是武漢,武漢就有可能成為未來產業鏈布局變化的戰略支點之一。

  未來當中國的外需大規模萎縮時,這時要考慮是否要擴大內需,而武漢處于內需市場的中心位置,它離任何一個市場的半徑都是最短的。這樣一來,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的企業,在中國的布局可能會把武漢考慮內需市場最重要的戰略支點。所以今后從安全的角度來講,很多的產業鏈、供應鏈都會回歸到本土,而回歸到本土,武漢和長江中游城市群可能將成為非常重要的區域。

  第二,現在東亞、中日韓和東盟的疫情率先趨于穩定,那么東亞的產業鏈和供應鏈也趨于穩定。但是目前最大的不確定性是,過去東亞的市場是在歐美。我們在東亞地區生產,但是賣到歐美,F在歐美疫情發作,因為無法運輸或者分銷,他們減少訂單甚至毀約原有的訂單。在這種情況下,東亞地區的產業鏈趨于穩定,供應鏈得到暢通,價值鏈得到提升,但是卻面臨著沒有訂單的局面。這樣一來,東亞地區要想解決訂單問題,必須合作抗疫、合作擴大內需、擴大消費投資。整個東亞地區的疫情穩定,漸漸全面復工以后,才能解決訂單問題。

  另一方面,過去東亞地區的很多技術和關鍵零部件都靠歐美,但現在歐美斷供,關鍵的原料、零部件、元器件以及設備都沒有了,那怎么辦?那只有停工或者解決這個問題。所以,現在就要考慮是否需要全面啟動備胎計劃。備胎計劃的含義是,過去東亞地區不是不能生產這些缺少的部件,只不過做的可能沒有歐美好。過去可以從美國和歐洲買到,自己就不需要生產了。但是現在從美國和歐洲買不到怎么辦?那么東亞地區的頭部企業就會通過加大訂單、培訓以及技術方面的支持,完善以本地企業為主的配套體系。

  所以,今后的產業結構將趨向本地化、區域化、分散化。而東亞地區率先取得了戰勝疫情的階段性勝利,可以趁這個時空差,加強區域合作,提升自身技術、擴大內需等等,為未來發展創造利好條件。但是解決產業鏈、供應鏈的問題是未來對東亞地區的一個挑戰。

  全球化只解決了效率問題,卻加劇了國內乃至全球的不公平

  疫情之下,逆全球化肯定會成為一個長期的趨勢。首先,哈佛大學的丹尼·羅德里克提出了“全球化三元悖論”來解釋逆全球化的原因。“三元悖論”的意思是,全球化的背景下,要實現經濟的自由開放,要實現政治自由,那么就必須要放棄一部分經濟主權。而放棄本國的經濟主權之后,如果全球的治理存在著缺口、缺陷、赤字,這樣一來,這個國家在參與全球化的進程中就會遇到很大的問題。

  全球化有三個推動力即創新推動、開放推動、市場化推動。這三個推動力只解決了效率問題,但沒有解決公平問題。它解決不了國內的公平,國內的不公平加劇、全球的失衡加劇、“東升西降、南升北降”國際格局的變化。

  所以全球化實際上從來沒有走遠。三、四十年前就由于國內不公平的加劇、全球失衡的矛盾加劇、以及國際格局、國際實力和國際秩序的沖突加劇,最后造成失衡惡化的經濟現象。上一次這種惡化的結果是兩次世界大戰,經濟的大蕭條,導致全球貿易萎縮66%,全球債務鏈的中斷導致德國經濟崩潰,德國陷入惡性的通脹。目前的逆全球化實際上有一點像上個世紀20年代、30年代的場景。

  全球化一般有兩種,一種是西方主導的激進全球化,一步到位,一攬子推動。另外一種是中國和東方人推動的漸進的、適度的全球化。東方人、中國人把全球化看作是一個生態體系,有3歲、有8歲、有12歲的階段。而現在激進全球化受到了阻力,逆全球化的趨勢將很難逆轉。中國正在積極推動新興的、漸進的、適度的全球化,但是它畢竟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對當前的逆全球化趨勢還是很難逆轉。

  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目前受到阻礙只是成長的煩惱

  我個人認為,人民幣作為全球的儲備貨幣,它的份額是在緩慢地持續上升。中國人做事都遵循漸進的、適度的原則,一步一步做事,因此,人民幣在全球作為儲備貨幣的份額或者國際交易結算中間的份額其實在漸漸持續上升,但是這個持續上升的趨勢在以一個曲折的方式上升。

  當美國出現危機、美國發生泡沫破滅等情況時,資本流動離開美國成為全球的趨勢之一。這時,人民幣投資中國和人民幣的境外使用的需求就是上升的。但是當美國經濟恢復到一定程度時,美國開始撤出量寬、貨幣政策實現正;,這時,資本又開始流入美國。毫無疑問,此時人民幣的境外使用、儲備貨幣的使用就會下降。

  目前中國抗疫率先成功,中國今年的經濟仍然有可能正增長。按照IMF預測,今年中國經濟的增速為1.2%,明年是9.2%,而美國、歐洲以及日本等國家均為負增長的。這樣一來,各國人民會發現人民幣的穩定性,因為人民幣的背后有穩定的實體經濟、穩定的中國經濟,考慮到這些,人們就會更加接受它。

  從長趨勢看,人民幣作為全球儲備貨幣的份額,是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以及貨幣的穩定一步一步上升的。但由于人民幣在可兌換方面以及境外人民幣使用方面的產品還不夠豐富,市場的工具不夠多。這樣一來,人民幣作為貨幣來講,它的保值、增值以及貨幣的流動性可能都存在一定問題。因此,全球各大央行持有人民幣還是比較審慎的。

  我個人認為,人民幣國際化實際上是一個成長的煩惱、一個歷史耐心,只要把時間放得越長,人民幣在世界就會越來越受歡迎。因為人民幣背后有著幣值穩定、經濟穩定以及長期向好的趨勢不變的支持,所以,我個人認為人們會一步一步接受它。我對人民幣國際化還是很有信心的,但是它的發展趨勢是一個曲折的、長期的、可能存在一定的不確定和風險的過程。

個人簡介
國家發改委對外經濟研究所所長研究員
每日關注 更多
張燕生 的日志歸檔
[查看更多]
贊助商廣告
搞鱼塘赚钱吗 股票群名字 宁夏11选5购彩平台 股票入门k线图解 手机股票行情软件下载 宁夏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二尾中特在哪个网站 股票操盘手论坛 三明配资 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百宝彩 股票融资率多少算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