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10倍錢支持富人,不如花1倍錢支持窮人

李迅雷 原創 | 2020-05-26 20:14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GDP 

  不設GDP增速目標,并不等于可以放棄GDP由于疫情具有不確定性,疫情對經濟的影響也具有不確定性,所以提出一個確定性的目標顯然不符合實際,今年不設定全年經濟增長的具體目標是比較符合現實的做法。

  GDP增速目標是一個預期性的指標。全國人大要求政府部門提出的指標有兩類,一個是預期性指標,一個是約束性指標。預期性指標即使沒有實現,也不會被問責。但是現在的尷尬在于,整個社會過于看重GDP增長率這樣一個預期性指標了。約束性指標是什么呢?主要是環境保護、教育、脫貧、居住條件等,比如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全國耕地面積的紅線等指標,這些目標是必須完成的。所以,核心問題并不在于GDP增速的目標要不要設,而是在于整個社會對于GDP的目標怎么去理解。

  因此,今年不設GDP增長目標,說不定可以避免地方政府為了實現GDP目標而去做“重復建設”等事情;不設該目標則更有利于集中精力抓好“六穩”和“六保”,從而花更大的精力去關注中小微企業、關注民生、關注就業。

  例如,CPI也是一個預期性指標,我去年末就在報告當中提出,今年的CPI目標可能會提高到3.5%。主要還是因為,從去年下半年以來的豬肉價格上漲使得CPI有所上升,F在3.5%的目標應該還是比較寬松的。盡管CPI是預期性指標,但關系到老百姓的生活成本,還是要嚴格控制,其實也不比GDP次要。當然,通脹率是一個階段性的現象,我覺得今年可能還是會面臨通縮的壓力,而不是通脹壓力。

  不設GDP增速目標,并不等于可以放棄GDP了,實際上政府工作報告中有很多“小目標”,這些小目標都對應著GDP的增速。如去年新增就業目標是1100萬,今年設定為900萬,下降了200萬,因為經濟增速已經是大幅下降了。雖然今年沒有設GDP的增速目標,但是設了一個900萬就業目標。從往年情況來看,1個百分點的GDP增速對應新增就業不斷增加,2019年達到221.6萬,故今年隱含的經濟增長目標或許在3-4%之間。為此,我們必須增加財政投入、必須實現穩健的貨幣政策、降低利率、對企業減稅降費等等,這些都是圍繞著就業目標來開展的。如政府工作報告也明確了把財政赤字率提高到3.6%以上,根據財政赤字率反推的名義增速約為5.4%,按照GDP平減指數在1-2%之間,那么實際增速大概也是在3-4%左右。

  大學生的就業問題要靠各個地方政府全力以赴來解決,政府工作報告也提到“大眾創業萬眾創新”。主要還是要針對中小微企業實施一些幫扶政策,因為中小微企業是吸納就業的主體,解決了中國80%以上人口的就業問題。

  此次政府工作報告對于支持地方基層、支持中小微企業的力度也是空前大的。財政政策、信貸政策、信貸延期、減稅降費5000億,整體要給企業減輕負擔2.5萬億,這些都能夠對穩就業起到積極的作用。

  對中小企業的扶助政策應該注意要不折不扣地實施。報告當中也提到,“決不允許截留挪用”,點對點到位的政策一定要落實。這就是一個具體的舉措,一定要讓企業有獲得感,改善企業的營商環境,讓民營企業有公平獲得一些機會的權利。

  中央財政赤字率水平相對較低,主要是地方壓力大今年的赤字率提高到了3.6%以上還是比較適度的,財政赤字增加1萬億,和大家所預期的差不多。但因為這個是一般財政預算赤字,特別國債和地方政府專項債都沒有納入到一般財政赤字里面。財政赤字、特別國債、地方政府專項債三項合計新增3.6萬億元,比起市場所預期的還是要少很多的。所以,應該說這個財政政策還是比較適度的。

  今年新增的財政赤字和發行的抗疫特別國債一共2萬億元,都通過將轉移支付直達市縣的基層。這種轉移支付,其實體現了中央向地方讓利、幫扶地方的政策。因為從國際比較看,現在中央財政的赤字率水平相對是比較低的,主要還是地方財政壓力比較大。發行的特別國債不應該由央行直接來購買,財政赤字貨幣化在當前階段既無必要,也不妥當,可以直接由中央財政向一些商業性金融機構發行債券。

  抗疫特別國債是支持疫情比較嚴重的地區,比如,湖北肯定是重點支持的一個地區。特別國債是定向的,那么,增加一萬億財政赤字,肯定也是支持那些財政比較困難的地區。1萬億的抗疫特別國債,因為是專項資金,應該還是能夠起到積極的作用。這次疫情對地方的影響也是比較大的,但是相比美國、歐盟,中國疫情控制得比較好,所以也沒有必要大量地投入。所以,1萬億的規模還是比較適中的。

  提高專項債作為資本金的比例能提高地方政府的融資能力今年擬安排地方政府專項債券3.75萬億,并提高專項債券作為項目資本金的比例,這一做法其實就是來彌補地方政府在基建投資上資本金的不足。除了“新基建”,地方政府要投資的內容,還有舊城改造等民生工程,這些項目都是需要有資本金的。有了資本金,才可以讓銀行融資。所以,專項債可以作為資本金,就是要提高地方政府的融資能力。

  3.75萬億這個數值是比較適中的,比起大家的預期,可能要低一點。但是,我曾反復強調,我們要細水長流,把錢用在刀刃上,不能揮霍浪費。這次為了支持地方,中央一般性的財政支出削減了50%,這在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所以,中央支持地方的錢要省著花。

  “新基建”第一個就是應用新一代的信息技術,實際上就是5G。第二項就是要設充電樁,發展新能源汽車。充電樁普及了,新能源汽車就可以發展起來了。第三個,還是要推進消費升級,通過消費來拉動經濟的增長。

  老的基礎設施建設有一定的過剩,比如高速公路、某些鐵路等等。但是,短板的地方也還比較多,比如特高壓、城市的軌道交通,這些方面還是有需要的,因為和民生有很大的相關性。這次新基建補的是短板,而不是對過去一些項目的重復建設。新基建整體占固定資產投資的比重大概是4%左右,這個比例對于財政支出壓力應該不算大,其實它的規模是非常有限的。

  花10倍的錢去錦上添花,不如花1倍的錢去雪中送炭今年是決勝小康社會、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的一年。我覺得工作重心是脫貧,而不是致富。這一次政府工作報告的整個目標都是放在全面奔小康、全面脫貧方面,而不是放在民生工程上面。

  所以,今年整個報告的思維就是底線思維,要托底、保底。提出“六穩”、“六保”,其實就是要保障底層老百姓收入水平能夠有提高,保障他們的就業,保障他們的生活質量的提升。如果真正能實現這一點,我覺得相對來講付出的代價并不大。因為現在貧困人口的比重越來越少,而且貧困人口和富裕人口的收入差距肯定是在10倍以上。如果說要花10倍的錢去支持富人,還不如花1倍的錢去支持低收入階層。這樣投入并不大,但是效果會非常好。

  我覺得今年還是有信心完成脫貧攻堅的任務的,因為沒有GDP的目標了,大家更加關注結構性問題。如果定了GDP目標,一些地方政府會想什么是拉動GDP最有效的手段?比如多生產傳統的汽車可以增加GDP,大搞房地產也可以拉動GDP,F在不設GDP目標了,就可以更多地去精準施策。保就業的問題、中小微企業的生存問題,就可以得到很好的解決,這樣會更加有利于經濟結構的調整。

  “十四五”期間,經濟發展的重點和方向還是要調結構、促改革、加大開放力度。一個是改革,一個是開放。改革主要是把結構調好,開放主要還是要引進外資,要繼續把中國融入到全球產業鏈當中,應對“逆全球化”、“去中國化”的傾向。

個人簡介
海通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上海市人大常委委員、財經委委員
每日關注 更多
李迅雷 的日志歸檔
[查看更多]
贊助商廣告
搞鱼塘赚钱吗 甘肃体彩11任选5玩法 吉林快三开奖的走势图官网 排列五预测精准5注 上海时时乐计划2中1 江西多乐彩11选五历史遗漏 急速赛车技巧 排列5走势图综合版 浙江体彩6十1基本走势图果 内盘和外盘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