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揮起大棒,世界格局已變! 我有6點建議

管清友 原創 | 2020-06-11 20:51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焦點關注
關鍵字:世界格局 美國 

  美國制裁華為是單個事件,

  但美國對華政策會影響中國現代化進程

  我不是專門搞國際關系的,但我博士的專業方向是國際政治經濟學。作為一名經濟研究人員的觀察,我認為要想更好地理解美國對華為新一輪的制裁,要從美國國內政治生態近些年如何演變這個角度去考慮。

  中美關系近幾年的變化,大家也都看到了。美國有很多人認為和中國拉近關系,或者說實現中美和解、合作是美國戰略上的重大失誤。

  我自己的觀察是,現在到了一個重要關口,美國死抓住華為不放,實際上是想要中斷中國整個技術高端化的路線,進而可能會導致我們現代化進程終止。這是一種可能性。

  在歷史上,中國是有過教訓的。甲午戰爭,終結了晚清洋務派使國家走向現代化的努力;“七七事變”全面侵華終結了國民政府走向現代化的努力。

  所以,我們不妨先從大歷史的維度來看一下中美關系,過去40年,中國抓住了3個重要的戰略“縫隙期”:

  1. 中美聯合抗蘇時期

  1977年文革結束,中美聯合對抗蘇聯是中國第一個重大的戰略縫隙期。鄧小平同志敏銳地抓住了這個當口,一個是實現中美關系和解;第二個是國內順勢推動改革開放,充分激發民間活力。

  改革開放實際上是中國新的一輪,試圖進一步走向現代化的嘗試。美國當時看中國終于變成“正常國家”,覺得中國經濟市場化挺好。

  2. 90年代全球化

  從上世紀70年代建交的蜜月期,中美關系經過幾輪發展后,到1989年時一度非常緊張。1991年蘇聯解體,美國人歡呼“民主的勝利”。對中國來講壓力也很大,因為美國不再需要你了。

  但應該說鄧小平同志真是“挽狂瀾于既倒,扶大廈之將傾”,1992年南方談話后,我們進一步擴大了開放,繼續沿著市場化道路前進,這其實是讓美國放心了。中美關系逐漸改善,同時新一輪全球化開啟,中國正好又趕上了。

  3. 加入WTO之后

  2001年,小布什總統一上任,就發生了中美撞機事件。雙方關系降到冰點。小布什真的想遏制中國,因為他的父親老布什當過美國駐華聯絡處主任,非常了解中國。

  但“9·11事件”發生后,美國戰略重心轉向反恐,中國也支持他反恐,這給了我們巨大的喘息機會。同時中國2001年加入WTO,進入新一輪的全球化,一直持續到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

  奧巴馬接任后也想遏制中國。但他接手后就出現了全球金融危機,沒有精力顧中國的事,后來危機處理得差不多了,開始搞“TPP政策”,又稱“ABC”——Anyone-But-China,踢開中國搞國際貿易。他們覺得中國占了便宜,很多承諾沒有兌現。

  但不管奧巴馬也好,希拉里也好,他們這些人總體還算是建制主義,是講道理的。到了特朗普當選后,他是一種反主流、反傳統、反建制的狀態,雖然他說美國優先,但他并沒有完全考慮美國利益,實際上是制造民粹主義情緒讓自己上臺。

  或者說,他選的是這一套:只要能夠遏制住中國,對美國來講就是最大的利益。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你可以想象,華為作為中國技術高端化的代表,美國肯定要這么干,要通過終止你技術高端化進程,來影響你的現代化進程,進而影響中國。

  中美關系惡化現在確實是一個比較嚴峻的問題,這不是由中國人主觀意愿決定的,這是兩個大國之間必然出現的“修昔底德陷阱”。

  未來10年會是一個敏感的轉折點,幾個大國之間的矛盾和沖突不可避免。我們講“中國制造2025”,美國講建國250周年(2026年),顯然未來10到20年,中美國家戰略出現了交集,都在爭奪世界話語權,所以勢必產生沖突,只不過是沖突大小的問題。

  未來可能會形成一個所謂的“平行世界”,或者半球化——中美關系弱化,中國和美國可能都會有一個相對固定的貿易伙伴體系,互相之間都在拉攏一些國家。

  在這種背景下,最近有一些人主張中美之間要完全脫鉤。我是不主張這么做的,沒必要。畢竟特朗普再怎么干,也只能干8年。

  美國也很難和中國完全強脫鉤,即使主動切斷高端技術的交流,總還要有其他的經濟往來、貿易聯系。因為好多東西不是說東南亞、拉美馬上可以替代中國的。

  所以我覺得中國在這件事情上沒必要太剛、主動鼓噪實際脫鉤。如果美國真這么干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該怎么應對就怎么應對。中國肯定還是要抱著開放、融入世界的心態。

  有些人天天在網上挑逗民粹,這不是一種好的傾向。中美之間不能隨便打打殺殺,如果兩個大國真打起來,后果很可怕。

  所以我一直說,我們要有臥薪嘗膽的精神,而不是“義和團”的精神。美國切斷我們高端技術的戰略,反而使我們有了奮發向上的努力。

  你想想,越王勾踐臥薪嘗膽也是幾十年的時間,需要積蓄很長時間的力量。這也提醒我們,好多事情我們不應該操之過急,不要被這幾十年的成就沖昏了頭腦。

  中國應該堅定不移地推進全球化

  做大全球化的蛋糕,而非爭奪剩下的

  我希望的是大家形成共識——中國還是要堅定不移地推行全球化。

  我們早年研究全球化時,就注意到了一個現象——全球化的可逆轉。這主要取決于核心國家是否覺得全球化對自己更有利。

  這輪全球化走到今天,也出現了許多問題:

  1.分配不均的問題。有的國家獲益多,有的國家獲益少。獲益少的國家肯定不爽,特別是有些不發達國家成了資本的奴隸,成了原料產地,在全球化過程中被鎖在了所謂的產業鏈低端,不像中國一樣實現產業升級迭代。這是一個問題。

  2.環境污染問題。

  3.貧富差距進一步拉大。全球化的利益分配,在某些國家內部出現了嚴重的分配不均,比如在美國受益的還是大資本家、大財團。

  4.全球化本身導致國家主權、經濟主權,部分讓渡給了國際組織。你自己就不可以獨斷專行了,好多東西需要國際組織去處理等。

  這輪逆全球化的動因,本質上就是分配出了問題。更不用說,國家之間在一些具體政策和理念上的分歧,有人會覺得“你拿走了這么多,我拿走的少,我不跟你玩了”。

  但過去40年,中國可以說是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今天中國這么多創新企業,中國老百姓能夠達到人均GDP超過1萬美元,那是受益于全球化的。我想,我們還是要堅定不移地走開放的路子。

  所謂的“平行世界”、半球化,我們不要主動朝這個方向去選擇,建立一個獨立于美國之外的世界體系肯定不是好辦法。如果是被動那沒辦法,但我們不到萬不得已不能封起國門。

  畢竟殺敵1000,自損800;這時候的戰術,可能要打太極,畢竟和為貴。

  前一陣子,大家在討論一個什么問題呢?到底是世界更需要中國,還是中國更需要世界?

  我覺得其實是中國更需要世界,你的經濟體量越大、全球化程度越高,你對世界的依賴就越大。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抓住核心的東西、高端化的東西。這個替代還需要時間。

  過去我們常常探討一個問題,俄羅斯這些年為什么出現了很多戰略上的失誤,就因為他經常把石油當作武器,你要挾一次可以,但經常要挾。對不起,人家不從你這兒進口了;或者說原來成本特別高,我不舍得做這個事,但現在我要自己做了,你就不會再成為威脅。

  美國也是一樣,如果總是拿技術高端化來要挾我們,對不起,中國人現在已經非常清醒了。就像最高領導人講的,必須靠自主創新。

  所以一方面我們還是要開放,另一方面我們要自主創新,圍繞自主創新做一些必要的改革。因為自主創新的前提是有一個創新的生態。

  從現實主義出發,要想搞自主創新,若沒有思想自由,教育相對寬松,科研機構更加民間化、自組織化,是行不通的。

  但這個問題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到,或者說大部分人更重視短期利益,“短期利益差距那么大?我憑什么這么做?”

  就像美國今天為什么會出現民粹主義,特朗普會當選,因為產業工人就看重短期利益,昨天我沒有工資,今天發了一天工資可以喝酒了,那我就選這個短期能給我好處的人。

  這是一個集體行動和人類群體性的悲劇,是無解的。除非大家都可以看到這一點,都想得很通透。

  如果被民粹情緒綁架后,就會切斷你的財富創造過程。這是一個很危險的情況。如果解決不好,對各國都是挑戰。

  這也是為什么中央一再強調,要增強人民群眾的獲得感,本質上就是受益多的群體如何反哺受益少的群體,從而實現社會和解,達成社會共識。

  全球化本質上是一個財富創造、做大蛋糕的過程。只有蛋糕做大的時候,才能比較好地解決好問題;如果大家都不創造了,都等著切蛋糕,那回到1978年以前不就得了。這樣只會把這個蛋糕越做越小,分配問題就會越來越激烈。

  未來幾年,我的6點建議

  現在中國確實是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這個挑戰不只是經濟層面的,是挑戰整個國家走向,挑戰國運的。這是戰略性風險。

  對于未來幾年,我有6點建議:

  1. 緊緊抓住兩個“牛鼻子”

  從具體建議上來講,我認為要抓住兩個“牛鼻子”。

  第一個是中長期“牛鼻子”,推進生產要素市場化改革,就是通過營造比較寬松的宏觀環境、產業環境,激發中國民間創造力。

  學習鄧小平同志的領導意識和戰略思想,對外戰略上韜光養晦,守住陣地,絕不當頭;對內放開,搞活、鼓勵、允許試錯。政治環境、輿論環境相對寬松,思想狀態要自由。

  另一個是短期“牛鼻子”,給企業生存和民生救助。這次政策發力應該放在刺激消費、迅速啟動內需上。我的建議是,給困難群眾直接發錢,他愿意存起來就存起來;給中等收入群體發消費券,讓他把錢花出去。我一直主張通過發行特別國債去啟動消費。

  中長期抓住要素市場化改革的牛鼻子,短期抓住刺激消費的牛鼻子,抓住這兩點就很不錯,不要搞太多,突出重點就好,F在我們的很多難處還是在思想上,不在具體操作上。

  2. 能不能直接給中小企業放水?

  現在“脫實向虛”的問題又重新出現了。為什么呢?中小企業困難,但金融機構不愿意放貸,所以只能在金融體系中空轉。2009年、2012年、2014年都出現過這個問題。

  為什么會這樣?因為中央銀行把水直接放在金融機構這個池子里,金融機構再給到實體。但實體經濟不穩,就到不了企業手中,最終一定會有大量損耗和空轉。

  結合這次疫情,為什么我們不能直接把“水”倒給中小企業?為什么不能抄美國作業,給中小企業發個幾百萬的補貼,給困難家庭直接發現金呢?取之于民,用之于民。這個道理不是很簡單嗎?

  關鍵其實在于有沒有以人為本,有沒有踐行黨的群眾路線。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努力的方向,這是總書記提的要求。

  3. 警惕社會領域的挑戰

  我們真正的、最大的難題,不是來自于外部的這種壓力挑戰,也不是經濟領域的問題,而是進入中等收入階段后的社會分化問題。

  我認為,未來我們在社會領域面臨的挑戰要比經濟領域面臨的挑戰更大,或者說經濟領域的挑戰一定會轉化為社會領域的挑戰。

  比如說社會階層固化傾向、公共服務資源稀缺問題。這兩天學區房問題又鬧得不可開交。學區房本質上是什么呢?就是沒有能力去獲得優質資源的這些人,用貨幣形式去買了一張入場券。

  最近這個學區房政策,就是從買學區房這批中高收入階層中拿出一部分名額,分配給買不起學區房的人。兩幫人自然爭得不可開交。但那有什么辦法?大家都想讓孩子上好學校。

  所以我覺得,未來我們要解決的一個大的問題,就是二次分配,要更加傾向于中低收入群體,第二是要解決公共服務均等化的問題,第三就是要解決社保均等化的問題,哪怕保障水平比較低,也要讓大家有一個生存底線。

  4. 一定要防止出現過度的民粹主義

  原先我們說互聯網會讓世界變得更加開明,但現在看其實不是的,相同價值觀的人又走到了一起。最后會發現就像一只野獸進了瓷器店,為了拿自己想要的那個瓷器,把其他的瓷器都摔爛了。

  過度民粹主義就是這種情況,本質上就是一種思想利益集團。這是會把一個國家推向深淵的。所以過度情緒化、民粹化是要不得的,中國歷史上吃民粹主義的虧,吃得不少了。

  5. 學習老祖宗的智慧

  這次疫情沖擊了基本面,沖擊了供給端,也沖擊了需求端。

  對宏觀政策來講,這時如果想不清楚的話,其實回到老祖宗的智慧就好了,“大災、大荒、大疫之年,休養生息、輕徭薄賦、與民讓利。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6. 未來幾年,做夢要盡量務實一點

  對普通人來說,未來幾年應該如何自處?

  我認為,應該認清形勢,提高認知能力,采用收縮型的生活方式。做夢不要做得太大,盡量務實一點,沒辦法跳槽的就別跳槽,能保住工作的就保住工作,有投資能力的可以抄底。不同人群的情況不一樣,不能一概而論。

  我一直同意東華老師的一個說法,真正厲害的人都是直擊本質的高手。不管是做企業也好,為人處事也好,設計自己的職業道路也罷,最重要的是這個人的思想要通透,要看清本質,不斷提高自己的認知能力。

  看清本質是最主要的。因為所有選擇,都跟你的認知水平有關。

  所以總的來說,要采取一個實事求是的態度,既不要過度樂觀,也不需要過度悲觀,確定自己想要的生活、工作狀態。無論你是打工、創業,還是投資,一定要想通透一些。

  這樣每個人從思想到行動也才可以自立,才可以發揮創造力,才可以過得快樂、幸福。

個人簡介
民生證券研究院副院長、宏觀研究中心總經理、首席宏觀研究員。曾任清華大學國情研究中心項目主任; E-mail:[email protected]
每日關注 更多
管清友 的日志歸檔
[查看更多]
贊助商廣告
搞鱼塘赚钱吗 东北期货配资网 江西快3开奖号码走势图 捕鱼达人3无限内购破解版 重庆时时彩龙虎和计划软件 辽宁风采35选7走势图 泳坛夺金选号技巧 股票指数是怎么计算出来的 安徽快三中奖多少钱 中国体育彩票11选五下载 炒股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