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經濟中心東移大趨勢不會變 中國跳過中等收入陷阱

黃奇帆 原創 | 2020-06-11 20:59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最新的統計顯示,截至6月8日24時,全球確認新冠患者超過700萬人,累計死亡41萬人左右。預計今年上半年全球確診病例將超過850萬人,全年保守估計將達到1800萬-2000萬人,按照目前5.5%-6%左右的死亡率,死亡人數將會達到100-120萬人。這個疫情對全球的經濟、各國的經濟將帶來怎樣的影響?我就這個問題談一點自己的看法。

  一、疫情發展的三種判斷

  針對疫情對經濟社會的影響,全世界的經濟專家、各種智庫發表的判斷和預測可謂一波三折,大體上有三種判斷。

  一種觀點認為這是一場暴風雪。暴風雪的意思就是說我的經濟本身是健康的,城市本身是健康的,國家整個來說是健康的。但是突然遇上了一個暴風雪受到了災難,受到了沖擊。在暴風雪期間經濟會受到一些損傷,但風雪一過天氣一放晴、冰雪融化,一切會恢復正常。這個觀點在2月份時較為流行。

  第二種觀點認為是導火索。這場瘟疫災害,對美國、歐洲以及整個世界經濟帶來重大沖擊,這個沖擊可能會持續半年到一年。在這半年里,由于社會停頓、經濟斷鏈,形成了多米諾骨牌效應,因而疫情成為導火索,會引爆經濟系統里潛在的問題、潛在的危機,引發經濟衰退,這個衰退的后果可能會達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這些觀點基本是在3月初出來的。

  第三種觀點認為比1929-1933年的經濟危機后的大蕭條還要嚴重;旧4月份以來,人們普遍認為這場瘟疫不僅僅是引發經濟體一連串反應的導火索,而是一個大炸彈。這個大炸彈不是一時性的炸了就結束了,而是全球性的經濟停擺、上游中游下游產業鏈斷裂、各個國家之間經濟阻斷,各類服務業都停止運行。不管你是好系統差系統,不管你是本來要倒閉的企業還是個優秀企業,統統一股腦地停擺。這個沖擊頂得上一次世界大戰,甚至超過第二次世界大戰,后果會比1929年到1933年的經濟危機引發的十年大蕭條還厲害,是人類這一百年來最嚴重的災難之一,將改變人類的歷史。

  那么,這三種觀點的基礎在哪呢?在疫情危機的治理。不管你怎么在經濟上采取措施來救災、救企業、救股市,基礎還是在病毒災害的治理。如果不能做到及時果斷的封城、迅速建方艙隔離病人以及實施有效的社交隔離政策來控制疫情傳播,又不能在一定的時間里拿出疫苗或特效藥,這個災難的基本原因將會一直存在,那么不管你拿幾萬億還是十萬億、二十萬億美元在全球進行經濟上的救災,經濟也是恢復不過來的,這是一個大的判斷,這是對人類的這場災難的這一個階段以來的一種判斷。

  二、高度重視當前發達國家經濟社會出現的新動向

  在疫情應對過程中,主要發達國家從經濟到社會再到政治領域可能會出現一連串的新動向,主要有:

  一是大水漫灌之下經濟陷入滯漲的風險在加大。為了應對疫情,主要發達國家推出了一系列政策組合。一方面增加赤字、增發國債,對民眾、對企業進行救助;另一方面通過降息、重啟量化寬松甚至無底線量寬來大水漫灌。這些政策如果是在平時,怎么也會有效果。但現在情況特殊,因為疫情阻隔、經濟癱瘓、產業停滯,很多企業朝不保夕,貨幣超發和經濟停滯并行,形成滯漲的風險在加大。

  二是歐美社會思潮民粹主義思潮在加強。因為疫情,人們不得不社交隔離,時間久了,社會心理發生變化也是自然的。加上經濟停滯、失業加劇,老百姓儲蓄率不高、朝不保夕,原來的貧富分化、種族歧視等社會矛盾有可能因這場公共衛生危機而激化。在一些政客和媒體的鼓噪下,歐美國內民粹主義聲浪進一步升高,一些激進的言論和行為頻頻以群體性事件的方式表現出來,威脅社會穩定。

  三是大選背景下一些政客操弄的“甩鍋”鬧劇在發酵。疫情發生期間,恰好一些國家進入大選。一些政客為了贏得大選,不擇手段、投機取巧將自身疫情防控不力的責任扣到中國頭上,甚至不排除鋌而走險對我采取極端措施。目前,這些“甩鍋”鬧劇頻頻上演,已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普通民眾的對華態度,甚至在極端情況下冒出一些政治黑天鵝事件。對此,我們要有所提防。

  三、積極應對美國對華脫鉤的系列措施

  疫情之下,美方正極力將自身抗疫不力的責任甩鍋給中國,加上前期貿易戰、制造業回流等政策舉措和11月的美國大選,中美關系目前進入自建交以來最困難的階段。特別是近期,美國近乎以舉國之力封殺華為,將共計33家中國公司及機構列入“實體清單”,以財務監督為由對中概股進行打壓,限制中國留學生赴美讀STEM,暫停/限制部分來自中國的持有F類和J類簽證的留學生、研究人員、訪問學者入境,一些政客甚至叫囂要注銷中國持有的美國國債,凍結中國在美資產;等等?梢哉f,當前已經出現了美國在實質性推動與中國脫鉤的苗頭。

  美國對華這些措施有其蹤跡可尋。2015年美國國會通過了一個法案,叫《2015年貿易便捷與貿易促進法》,F在這個法案是美國財政部認定相關國家是否是“匯率操縱國”的法律依據。根據這個法案,一旦被認定為“匯率操縱國”,美國將可從以下十個方面對相關國家實施懲罰:一是斷掉與對手國的貿易往來;二是禁止美國的銀行等金融機構為對手國的企業提供服務;三是對技術進行限制,禁止高新技術向對手國出口;四是不允許對手國企業在美國上市,已上市的也要退市;五是在教育和人才培養上脫鉤,限制對手國留學生的規模和就讀專業;六是利用對SWIFT的壟斷地位,將對手國從現有國際清結算系統中剔除;七是利用“長臂管轄”找各種理由對對手國企業進行打壓;八是凍結對手國在美財產;九是降低對手國的主權信用評級;十是采取措施促進對手國資本外逃。

  2019年8月,美國財政部一反自定標準和長期慣例,突然決定將中國認定為匯率操縱國。社會上又流傳美國將因此對中國制裁如對中概股進行退市,引發美國股市暴跌,財政部后來又改口確認中國不是匯率操縱國。盡管如此,近半年多來,許多美國政客在各種場合看似東一榔頭西一棒的甩鍋中國、脫鉤中國的言論,綜合在一起卻是來源于一個系統的算計。對此,我們不能掉以輕心。一要丟掉幻想,準備斗爭;二要堅定信心,保持定力;三要守住底線,靈活應對;四是要抓住關鍵,補齊短板。歸根到底要辦好自己的事,以更大的力度和決心對內深化改革、對外擴大開放,加快補齊我們在法治、創新等方面的短板,以更高水平的改革開放推動高質量發展。  

  四、堅信當今世界仍有五個“不會變”

  不管怎樣,我認為未來的10年,世界和中國有五個基本格局五個大趨勢不會變。

  一是全球化大趨勢不會變。人類的全球化事業是過去幾十年、未來幾十年發展過程中的必然趨勢。中間某一時段會有磕磕碰碰,但絕不會出現全球化終止。從10年、20年、30年長周期時間來看,全球化總是在越來越深入、螺旋式的發展過程中,在克服問題的過程中得到新的發展。即使是在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美蘇冷戰時期,也不是沒有全球化,而是基于美蘇兩個陣營的各自及相互的全球交往。蘇聯解體后的近三十年,美國一極獨大、主導著全球化進程。這次疫情也必將重塑全球化的表現形態,將形成多極協調平衡的全球化。特別是在世界貿易組織(WTO)改革進程中,將出現雙邊、多邊FTA與WTO相互促進、共同發展的局面。因此,總的來說,全球化不會停滯,是在曲折中上升。習近平總書記在今年兩會期間強調,中國將堅持多邊主義和國際關系民主化,以開放、合作、共贏胸懷謀劃發展,堅定不移推動經濟全球化朝著開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贏的方向發展,推動建設開放型世界經濟。

  二是世界經濟中心東移的大趨勢不會變。最近30年、40年,世界經濟的中心開始東移,從歐美重心逐步移到亞洲。1980年時亞洲的GDP占世界的20%,2019年已達到36%。盡管亞洲還不是世界的中心,但是亞洲在世界的比重、份量不斷地加重。未來10年、20年,這個趨勢不會變。因為亞洲的抗災的復蘇能力比歐美的強。不管是我們國家的體制還是亞洲其他國家的體制,亞洲人的文化和抗災能力比較強。1998年世界經濟危機的時候,亞洲的國家最先復蘇。2008年危機的時候,全球都遇上了世界金融危機,又是亞洲的國家最先復蘇,進入加速度發展。疫情后,我也相信包括中國在內,亞洲國家日本、韓國、新加坡等也會率先復工、復產、復蘇。亞洲國家過去30年有個趨勢,就是每年世界GDP新增的30%在亞洲,預計2030年時亞洲的GDP占世界經濟的比重將可以達到40%。所以,今后幾十年,世界經濟的中心進一步東移的大趨勢不會變。

  三是新科技革命對世界的變革的大趨勢不會變。新科技革命對世界帶來的變革性拉動,不會因為新冠疫情、新冠病毒肺炎而終止、而改變。5G基礎上的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物聯網、新能源、新的生命科學,這些對人類經濟社會發展帶來的顛覆性的變革、對未來的生產力的拉動,將是極其巨大的、革命性的。這一塊現在剛開始。在疫情下它發揮獨特功能,疫情過后它更會波瀾壯闊。這是第三個不變。

  四是中國進一步改革開放的大趨勢不會變。中國的改革開放,不會因為中美貿易戰而改變,也不會因為疫情而改變、而退后,也不會因為一些西方政要、政客有意地抵制跟我們脫軌、脫鉤、要撤出中國而改變。我們決不會因為有人搞逆全球化的貿易戰而被逼得關上開放的大門,退回封閉的老路,不會的。“在任何情況下,中國開放的大門都不會關閉,只會越開越大”,這是習總書記在2018年博鰲論壇上的講話。過往的開放是要素、流量、資金、貿易量的開放,現在除了要素、流量的國際化、規;酝,更多的是規則、規制等制度型開放,是營商環境與國際接軌,實現國際化、市場化、法治化。近日,海南自由貿易港總體方案公布,傳遞的信號正是中國進一步改革開放的大趨勢不會變。

  五是中國經濟內在的巨大活力、潛力的格局不會變。中國14億人口的潛力,潛在的經濟活力和發展的余地、空間還是非常大的,還沒到增長的極限。一般來說,國家的發展在人均GDP由3000美元到1萬美元有個中等收入陷阱,一旦跳過這個門檻達到人均GDP 1萬美元,往3萬、4萬將是比較平坦的階段;而一旦過了人均5萬、10萬美元以后,會遇到增長的極限,增速會放緩。中國現在正好跳過了中等收入陷阱,進入了1萬至-3萬美元的發展階段,后面有足夠的發展空間。假設未來15年翻一番2萬美元,再下一個15年翻半番為3萬美元,那么到2050年GDP規?赡苓_到42萬億美元。所以在這個意義上,中國發展的潛力、空間很大,我們自身的內循環就可以把中國經濟正常的拉動百分之幾的增長,而且還可以拉動周邊國家、國際社會,包括歐美給它們一個空間,讓他們出口到中國來,也是幫別人一起發展。幫別人的也就是幫自己,人類命運共同體一定是在互利、互助中發展的。而中國一定能擔當這樣的大任。我對我們國家疫情后的發展充滿信心。

個人簡介
現任十八屆中央委員,國務院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副主任,重慶市委副書記,市政府市長、黨組書記。主持市政府全面工作。主管市政府辦公廳、市編辦、市審計局、市政府研究室。聯系人大、政協、民主黨派和工商聯工作。
每日關注 更多
黃奇帆 的日志歸檔
[查看更多]
贊助商廣告
搞鱼塘赚钱吗 美国股票指数 快乐十分钟开奖号码 十一运夺金 安徽快3计划 快中彩开奖 江苏快三开奖计划免费软件 河南快3开奖视频 成都股票配资15982011251 陕西11选5前二直最大遗漏 甘肃省11选五遗漏